位置:主页 > S省生活 >筹建孤儿院安置灾童‧大马社工缅甸送温情

筹建孤儿院安置灾童‧大马社工缅甸送温情

筹建孤儿院安置灾童‧大马社工缅甸送温情(雪兰莪‧加影)本地社工发挥跨国温情!一名从事社会工作者已有20多年的妇女,3年前到缅甸仰光旅行时,瞥见一群群在天灾中失去父母的孩子或遭父母遗弃的孤儿满街游蕩,心中不由生出母爱之情及怜悯,决定每月捐出2000令吉资助当地一间孤儿院,并且每3个月出境一次,到孤儿院做义工。由于孤儿院仅由木板组成,设施简陋,为了提供孤儿们一个温暖舒适的家,这名妇女在马积极向各界筹措兴建孤儿院的经费,最终让她募得2100美元(约马币7600令吉)善款买了一块地。只要再筹到建筑材料的费用,第一间由大马人在缅甸创立的孤儿院将指日可待。这也是大马跨越国界的善举之一。缅军政府拒绝援助东南亚10国之一的缅甸虽然盛产柚木稻米,天然资源丰富,但人民却过着民不聊生水深火热的生活,不少生命在饑荒中画下句点,有人甚至连保暖安身的处所都没有。半年前,一场无情的风灾降临夺走数万人的性命后,缅甸军政府依旧实施锁国政策,拒绝接受国际社会的援助,致使200万风灾倖存者因饑饿和疾病而出现第二波死亡潮。儘管军政府无情,仍浇不灭世界各国义工的热血,想尽办法到缅甸提供人道援助。其中,现年50多岁的叶丽娟也是献爱的大马社工之一。叶丽娟也是雪州加影佳宁之家创办人,她向《》分享这项“跨国事工”时说,她是于3年前到缅甸仰光游玩时,在当地认识了一名牧师。有关牧师在仰光开拓教会已有10年之久,并且也在从事孤儿事工,收留了50名无父无母的孩子。每月捐2000元她说,她从牧师口中了解到孤儿的惨况后,想到这些无依无靠的小孩需要更多的关爱,因此义不容辞加入这项事工,并且每个月乐捐2000令吉,以作为孤儿院的经费。“可是我之后发现这点钱根本微不足道,现在的孤儿院是用木板搭建而成的,我们想给孩子们一个温暖的家,于是我在大马积极向各界筹措经费,最终筹到2100美元在现有的孤儿院附近买下一块地。”叶丽娟披露,等建好孤儿院后,未来他们会饲养猪群、种稻米等,以让孤儿们能自给自足。她吁请善心人士支持他们,好让他们及早筹到经费建好孤儿院。“也许在10年后我们才能看到这孤儿院有所成长,但至少在现阶段我们已尽能力在帮助他们,倘若这50名儿童都能接受良好的教育,那未来就能对这个国家有所帮助。”不埋怨穷困生活缅甸人很少自杀叶丽娟说,缅甸的贫富悬殊严重,但儘管大部份缅甸人生活在贫穷中,但他们却不会埋怨,因此当地鲜少发生自杀案。“并非当地的有钱人不愿帮助穷人,而是太多需要帮助的人,也许别人会说我们本国也有很多有需要的人,可是在大马就算最穷的土着,也比当地的穷人家好。”在过去,叶丽娟也曾前往香港和德国考察社工领域,可是发现当地的社工都是由政府全力资助。“有时我也在想,为何要把政府的工作拿来做呢?可是想想倘若自身有能力却不去帮助有需要的人,岂不是叫他们更难受?”训练当地社工叶丽娟披露,有鉴于缅甸军政府长期施行锁国政策,拒绝外国人的人道援助,因此,他们目前正加速训练当地的社工,好让孤儿事工得以持续下去。“外国人不能常待在缅甸,最终还是需要当地的社工负起这项任务的。她提到,他们往后可能也会到柬埔寨开拓孤儿院事工。奉献家庭也奉献他人“这辈子没有白活”叶丽娟在人生最灿烂的30至50岁,不仅把爱奉献给家庭,也奉献给有需要的人,对她而言,这辈子并没有白活,她活得无怨无悔。2002年,她在6个不同团体的推荐下,包括州议员等人的支持,参加了全国最佳社工奖,结果在全国40名社工中脱颖而出,夺得了第一名。回想起得奖的这段往事,叶丽娟表示最遗憾的就是无法和已故母亲分享。家穷仍送邻舍水果她说,她来自清寒家庭,家里有10个兄弟姐妹,儘管贫穷,母亲总不时把水果或食品送给有需要的邻舍,让她从小就明白施捨的美德。“我妈是个传统的女性,读书不多,也不会以各样道理来教导我们,但却从不允许我们和别人争执,而且只要我们和其他孩子吵架,最终挨骂挨打的肯定是我们。早在我们小的时候,妈妈也把‘凡事退一步´的美德传了给我们。”叶丽娟16岁洗礼成为基督徒后,偶尔参与一些社工服务,包括每年一次到老人院或孤儿院做义工。她披露,推动她把社工当成终身事业的人是母亲。“当年我妈患癌,她到俄罗斯(当时的苏联)治疗期间,医院内有8名马来西亚人,我便就地扮演起全职社工的角色,负责这些大马人的起居饮食,就在这一刻我深深体会到患癌症病人的需要,也深刻体会为何他们在接受治疗期间的痛苦和担忧。”24小时工作她说,4年后,她逐渐发现一年一次的“善举”并不足够,因此就固定在每个月的薪水中拿出一部份来支持孤儿院或老人院的社工服务。叶丽娟强调,社工的工作是24小时性质,意即全年无休,因此就算到了深夜,她也不会关上手机,以防随时接听求助者的来电。同住没时间说话与女儿书信沟通叶丽娟说,儘管一家六口同住在一个屋檐下,但她当社工的这些年忙到连和女儿说话的时间都没有,大家仅靠写信沟通,也因为这样女儿经常抱怨为何妈妈不在家。“有一次,女儿在上绘画课时,竟然赌气说不会画妈妈,因为她不记得妈妈的样貌了。”发生这事件之后,叶丽娟终于醒悟到自己不能忽略家庭的需要,因此她每天尽可能抽出时间陪孩子,尤其是晚餐坚持要一家人共桌吃饭。“这就是我们享天伦乐的时光,在餐桌上我们能互相分享生活的点点滴滴,一切开心或难过的都可以倾诉。我常想一个人就算赚了全世界,却完全不感到满足,他还是不会感到富有的,而我儘管不是富翁,但心灵却是满足的。”当社工18年自嘲非上帝转眼间,叶丽娟从事社工生涯已有18年。提及拥有4名女儿的她多年来如何家庭、社工两兼顾的问题,她说,她不是福利部,也不是上帝,她能做的就是量力而为,能做多少就做多少。“我们的社会在表面上看来是一片美好的,仿佛一切都是顺心如意,可是当我们走入社会,才知道原来社会病了,而且问题还很严重,躲在墙角下痛哭的人很多。”她举例,仅仅在乌鲁冷岳县,单亲妈妈的问题就越来越严重,这一点当地议员也能证明。“9年前,我开办了单亲妈妈收留中心,期间也帮助她们处理一切,包括申请社会福利金及安排坐月子等,甚至在孩子出世后交回给她们,不过我需要确保自己一定能照顾到她们才会接手,否则我就寻求其他朋友的帮助。”她常以一句话来提醒单亲妈妈:“爱你的人你不听,恨你的人你却为他而死,这样值得吗?”佳宁之家收留孤老人多拥挤盼扩展位于加影友谊花园的雪州加影佳宁之家是由两间双层排屋组成,除了老人院,里头也有单亲妈妈及智障儿收留中心、戒毒所的综合中心,估计目前约有100名单亲妈妈及21名乐龄人士。由于收留的人太多了,地方已越来越拥挤,叶丽娟希望在未来能够扩展至4间屋子,好让老人和社工们都有一个舒适的住所。经费自行解决提及为何专注在老人院的事工,叶丽娟指出,国内一般上的社会福利都比较关注在孤儿院,这是因为儿童是国家未来的主人翁,但她曾听闻一间孤儿院仅有10余名孤儿,可是收留中心却能容纳超过30余名孤儿,非常浪费资源。“其实很多社会人士都误解了在老人院的乐龄人士,以为他们都是自己‘拿来衰´的一群,可是事实上他们都是自爱的一群,当中的一些是被孩子抛弃,或者做生意失败以致一无所有了,也或者是因为年龄大了,没人要聘请,因此才会进来老人院。”她认为,如果有多余的支持和捐助,为何不把这些多出来的奉献给其他有需要的人,好让更多人受惠呢?另一方面,叶丽娟说,目前佳宁之家并不属于任何一个机构,因此经费方面都是需要自己解决。“倘若我们在某机构之下,那就会有诸般限製,至于经费方面就需要靠社会人士的协助,或者地方领袖等的帮助。”任何社会人士欲资助佳宁之家,可联络叶丽娟:012-2380043,或03-87377680。‧2008.11.22